淫妇制造者

「不回,你就别回了!」欧阳晓虹气愤地盖上了电话。

  今天是四月一号,是欧阳与老公的结婚纪念日。由于老公是个专业的记者,
每年的记念日都会被当掉。

  三年了,老公从来都没有庆祝过结婚纪念日!彷佛这一天是不重要的。虽然
当初嫁给他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实际面对时,却是不一样的滋味!

  「死小成,臭小成,今年又放人鸽子了!小心我在外面勾个男人让你好看! 」

  欧阳嘴上是这样骂着,心里却非常请楚自己的老公是个背负天下为己任的好
记者,只是心里有气,不自觉地骂出来解压。

  事实上关于偷腥出轨的事,欧阳晓虹是心中有数的,毕竟她的朋友圈里的也
不是十五十六岁的少女,对这些男女通奸之事就犹如茶余饭后的甜点一样在几个
小女人的空间里游走…而这名人前贤妻,人后悍妇的新婚小人妻,在丈夫长期不
在身边的寂寞侵蚀之下,在前些日子与两个一起去健身院的闺蜜在鬼迷心窍之下,
做出了一些不能告诉刘成的秘密…………

  欧阳与丈夫刘成相识于微时,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之交。小时候的刘成是个由
于体格瘦弱所以时常被欺负,而个性强势的欧阳晓虹则一直都是扮演着守护者的
角色。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段守护以及被守护的关系也莫名其妙地发展成为情侣
关系。在欧阳晓虹鼓励以及鞭策之下,懦弱的刘成也渐渐地成为一个刚毅果敢的
男子汉。但对于从小到大的守护神欧阳晓虹,刘成依旧保持着又敬又爱的态度。
两人之间的情侣关系在大学毕业两年后升华为夫妻关系。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的。当刘成的记者事业越来越成功时,欧阳晓虹就越觉得
那个自己熟悉的丈夫越来越远了,也越来越陌生了…每周三次与两个闺蜜- 简真
真以及于捷的健身房聚会就是欧阳晓虹宣泄情绪低落的管道。本来一切就是像平
常一般几个女人的普通聚会,话题也就是正常的环绕在日常生活中的琐事,例如
说什么电影好看,与邻里之间的人际问题或者夫妻生活上的不满,都是她们三个
人之间话题的底线。直到有一天,她们常去的那间健身院被大财团「黄河集团」
给收购了之后,这单纯的女人聚会就开始变质变得不单纯了…

  「你今天怎么出现了,不是说你老公今天出完差回来了吗?」

  那一天,欧阳晓虹一进入健身房时,就被闺蜜之一的简真真问了这么一句。
面对这么尴尬的问题,情商很高的欧阳只是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
「你说呢?」

  「不会吧?刘成那小子有放你鸽子了,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该不会是外面#p#分页标题#e#
有了另一个女人了?」

  听到简真真这直接兼白目的言论,不禁让欧阳晓虹苦笑不得地在心中暗骂:
「天啊!真真你这军将得可真绝啊!叫我怎么回答啊?」情商高的欧阳立马摆出
一副非常僵硬地灿烂笑容,然后笑眯眯地对简真真说:「关于真真娘娘的这个技
术上的问题,我会清楚的替你询问一下我那不成材的老公,等他回答了我以后,
我再向真真娘娘你汇报吧?这样的答复,不知娘娘你是否满意呢?」

  看着欧阳晓虹僵硬至极的虚假笑容,简真真再怎么个白目也清楚的知道自己
说错话了,不禁心中暗骂自己:「糟了,说错话了!」思念一转,话锋也跟着一
转了。「哈哈…晓虹你也真是的,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刘成这么老实你又这么漂
亮,就算给刘成有这个天大的胆,他也舍不得将这么美好的婚姻放弃,小别胜新
婚嘛…你就不要跟他计较这么多了。」

  面对简真真词不达意的硬掰,欧阳晓虹真的被这个脑袋少一根筋的闺蜜,她
是又好气又好笑。

  「得了吧?你简真真是个怎么样的人,难道姑奶奶我是第一天认识你吗?我
也知道你说的是闹着玩的。」欧阳晓虹白了简真真一眼。

  「我就说嘛,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晓虹也!」简真真就像一只小猫一样在欧
阳晓虹跟前卖起萌了。

  「这点我倒是不否认,毕竟我们从幼儿园直到现在的缘份,我对你的了解绝
对不会比简爸爸或简妈妈少的。你这丫头这些年给我吃的苦头,还真的让我领悟
了其实他们两老真的是不简单啊。」」对啊,活到现在还没被我气死,的确是不
简单,证明我们家族的生命力强啊!」简真真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理直气壮的
说道。这副德行真叫欧阳晓虹受不了,没好气地伸出手去捏着简真真的鼻子娇嗔:
「呵呵,你已经是别人的妈妈的人,还这么爱装萌啊。」

  「从小到大我都是这个模样的,就是对晓虹姐你才有的专利。」鼻子被欧阳
晓虹捏着的简真真,依旧萌萌哒地办着鬼脸逗笑着。

  简真真就是一个这样的萌萌哒的女人。哪怕已经结婚生子了,还是保持着一
张带有点婴儿肥的娃娃脸以及白皙的肌肤,38E的大胸脯因为涨奶的关系更见
饱满,由于顺产缘故而变得浑圆的大屁股,让简真真就算带着一副傻瓜黑框眼镜
也遮挡不了她的天生丽质。尤其是那双38E的白皙大奶更是她们三个闺蜜之中,
上围最傲人的那一位。虽然欧阳晓虹的36D美乳也相当可观,但如果只是以胸
部而论,相较简真真的38E巨乳简直就是完胜了她们的闺蜜圈,当之无愧成为#p#分页标题#e#
她们之中的「乳神」。但就整体而言,欧阳晓虹的36D美乳,24吋小蛮腰以
及结实浑圆的翘臀再加上修长的美腿,却又让欧阳晓虹成为了三个人之中最吸引
男人眼球的「女神」。

  对欧阳晓虹而言,简真真这个闺蜜最讨喜的地方除了那双「凶器」之外,还
有她那乐天知命,凡事与人为善的暖萌个性。虽然因为这种少一根筋的萌萌哒性
格让简真真从小都被同龄的小朋友取笑,但也正因为如此,让御姐性格的欧阳晓
虹成为了简真真生命中守护天使。

  欧阳晓虹虽然平时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但她其实在她潜意识之中是个百
分之百的「御姐」范。与她亲近的人都知道她表面上的和蔼可亲只是一个伪装,
只要你越过她的底线,她将毫不客气的向越界的人开炮!所以在幼儿园时代直到
高中时代,只要一有人欺负「鼻涕虫」刘成以及」萌萌猫」简真真的时候,欧阳
晓虹都会站在前线为他们两个出头,有些时候甚至大打出手也在所不惜!

  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她生命中最亲密无间,也是最想保护的人,更是她设定的
底线。只要有人越过了这条底线,她将会卸下和蔼可亲的伪装,化身大姐头来教
训那些越界的人!所以在私下没人的环境底下,简真真与刘成都喜欢叫欧阳晓虹
一声:「姐姐」,哪怕他们一个是同龄闺蜜,一个是丈夫。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于学姐呢?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欧阳晓虹环顾四
周,寻找着另外一个闺蜜。

  「于学姐吗?在擂台上跟人比赛当中。」简真真用手指了一指擂台的方向,
欧阳晓虹也随即的将目光转移到擂台那边,只见擂台上银发蓝眼,身材与肤色一
样健美的于捷正在以迅雷疾风之姿,疯狂的暴打已经被逼上擂台角落的对手!

  「什么人这么作死啊?敢去招惹这个母豹子!」欧阳晓虹深知于捷的能耐,
更了解健身院的老会员们,不管男女都没有一个敢招惹这头母豹!因为她这个学
姐的拳头不论是速度还是劲度都是职业水平的。在大学时代,于捷还以首次参赛
的姿态,夺下全国女子职业拳击赛冠军!所以跟于捷在擂台上练习对打,绝对绝
对是一项自杀式的壮举。

  「是新来的健身教练,在擂台上挨打的叫老犹,台下的两个长得比较帅留着
八字胡的那位叫阿杰,那个留着长发很健壮又满脸胡子的野人大叔则有着一个很
相称的名字叫巨根。」简真真如数家珍地向欧阳晓虹介绍健身院新来的成员。

  「巨根?怎么会有这么怪的名字?」

  其实在欧阳晓虹的心中,这个名字岂止是怪,简直是猥亵了。#p#分页标题#e#

  当简真真向她介绍着这三个新来的教练时,她已经开始在心里暗自打量着这
班人的虚实了。

  毕竟在大学传媒系里学的行为心理学并不是白学的,而且在毕业以后与刘成
一起在报馆做实习生的岁月里,她的套话技巧还在刘成之上,如果不是因为嫁给
了刘成,可能现在已经成为了自己丈夫的上司了,所以对于观人之术欧阳晓虹还
是颇有心得的。

  「这个老犹长得贼头贼脑一脸色相的欠扁样,活该被母豹子暴打!」

  「这个叫阿杰的小胡子长得唇红齿白的,一看就知道是油腔滑调的花花公子!」

  「至于这个叫巨根的大个子,看他虎背熊腰孔武有力,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
应该就是三个人之中的老大了。」想到这里,欧阳的目光稍微瞄了巨根的胯部。
「这样的身材比例,那个部位也小不到哪里去…哼,自己取个外号叫「巨根」也
未免太狂了吧?呵呵,还是说这三个人是用鸡鸡的大小来做排位的?」欧阳晓虹
像个人肉鉴定机般的在心里暗暗地打量着这三个新来的。((^ 0^ )这算是哪
门子的标准啊?)

  「咦,叫巨根哪里奇怪了?巨根大叔说这是因为他小时候体弱多病,在农村
的父母为了能让他快高长大,就替他取了这个小名,希望他能像大树一样永远巨
大的根基稳健发展,是老土了一点,但也不会很奇怪吧?」

  欧阳晓虹一脸疑惑的看着简真真,心中不禁感叹:「天啊,简丫头你真的太
单纯了吧?」

  「不过别看这个老犹干干瘦瘦的,还真的挺耐打的,挨了母豹子这么对拳也
屹立不倒,真的不愧是健身教练。」简真真打趣地说道。

  「又或者说是这人天生骨头贱,经常给人海扁而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说起
来我真的还蛮好奇,这场战事是如何引起的?虽然说于母豹子为人心狠手辣,但
平白无故地绝不会引发事端…说吧,简丫头,告诉你老姐我发生了什么事呢?」
对于于捷暴走引发的事端而大感疑惑的欧阳不解地问。

  「呵呵…」简真真突然间傻傻地笑了起来,然后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啦,
就是这个老犹在母豹子指导我拳击动作的时候,在一旁指正她的动作有错误而已,
之后就演变成了擂台战争了。」听完简真真的供证后,欧阳晓虹即刻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难怪于学姐会暴走,这瘦皮猴今天真的是倒大霉了,因为他踩
到了母豹子的底线了!」

  「母豹子」是欧阳以及简真真为于捷这位大学学姐取的外号。之所以会取这
样子的外号除了是因为她在拳击擂台上表现出来的矫健的身手(快),为人处事#p#分页标题#e#
的直接了当(准),以及犀利无情的话锋(狠)之外,最大的原因是那36C的
竹笋型的美乳,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以及那身带有强烈神秘感的小麦色肌肤,让
她给人有一种充满野性美态的感觉,再加上有一次大学女生宿舍大停电,有佩戴
彩色隐形眼镜的于捷在黑暗中由于眼睛像猫科动物般闪现出荧光效应!

  就在这种骨节眼的情况之下,说话少根筋的简真真脱口而出一句:「学姐果
然是豹子转世投胎,连眼睛在黑暗中都会发亮哦!」当萌妹子的马上引起欧阳晓
虹的哄堂大笑,从那天晚上起,这两个跟于捷有孽缘的人开始时不时地在明里暗
里的叫她「母豹子」了。

  对于「母豹子」这个外号,于捷表现出来的反应是不明确地否认或者承认,
就是一脸不好意思的回呛:「你们两个无聊死了,是幼儿园还没毕业吗?!」也
许是因为她自己也蛮喜欢这个外号吧?

  于捷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一个外冷内热的闷骚型女汉子。如果说简真真的
个性是呆萌,欧阳晓虹的是强悍,那于捷的个性绝对可以称之为霸道。

  像三个完全不同性格的人会成为闺蜜的原由始于在大学时期,因为眼看呆萌
迷糊妹子简真真被大学里的男生们讥笑是乳牛而与对方大打出手的欧阳晓虹寡不
敌众,对这个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女生非常有好感而忍不住热血拔刀相助。

  有一句老话是这样说的:「女人和女人可以成为朋友,无非就是两个原因,
一个是拥有相同的秘密,一个是拥有共同的敌人」,就这样一场男生与女生的火
拼让三个风牛马不相及的女生从此开始了一段孽缘直到今天。(最起码在于捷的
心里认为她们之间的缘分是一种孽缘。)

  现在是国内外知名新派艺术家的于捷在大学时期已经是个让人瞩目的校园话
题人物。她之所以这么让人瞩目除了是因为她那惊人的运动天分以及天才洋溢的
艺术才华之外,那一头银发,多变的彩色隐形眼镜以及小麦色肌肤的太妹形象简
直就是这所大学的学生每天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因为这身太妹造型令于捷背负着
每个天才都必须背负的命运…天才,往往是孤独的。

  但在一场群架之后,于捷的身旁多了两个人- 欧阳晓虹以及简真真。虽然白
目呆萌的简真真时常都会闹出笑话,让她不时会忍不住翻白眼:「怎么这么幼稚
的问题你也敢问?!」又或者御姐范儿十足的欧阳晓虹会向管家婆一样管东管西
地让她时常哭笑不得地说:「拜托,我是你学姐耶,你怎么好像教妹妹一样管教
我?」让本来就习惯自由自在的艺术家性格的于捷头痛不已,但也因为有这两个#p#分页标题#e#
人的存在,让本来空白的校园生涯添加了色彩,让原本寂寞孤独的天才于捷,发
觉自己原来不是一个人的活在荒岛上…所以哪怕这两个丫头烦死了,在于捷的心
目中,她们两个始终是不能被取代的好朋友,好闺蜜。

  对欧阳晓虹而言又何尝不是呢?于捷是继刘成以及简真真之后,欧阳晓虹最
重视的人。与前面两者不同的是,前面的两人是欧阳晓虹想保护的,而对于捷的
情感是带有惺惺相惜,识英雄重英雄的感觉,于捷是欧阳晓虹唯一一个承认比自
己强悍的女人!

  那艺术家敢爱敢恨的个性以及那份无谓世俗批判的硬朗脾气,全部都是让欧
阳佩服这闺蜜的原因。但也因为这种艺术家性格,让27岁的于捷在大学毕业至
今为止经历了三段婚姻,而且都是失败收场,目前正在与第三个丈夫分居中。

  欧阳晓虹曾经在一间小酒吧里只有她俩的情况下,问过于捷当中发生了什么
事,当时于捷只是耐人寻味地说了一句:「太弱的男人我不喜欢。」当时听到这
句话,欧阳晓虹怔住了两秒,心中暗道:「母豹子,是你太强大了点吧?!」本
来想回呛于捷几句,但想了想又将想说的话吞了下去。

  「怎么了,今天不扮演姐姐的角色训话了?」看着欧阳晓虹欲言又止的模样,
于捷没好气的问一句。

  「不了,今天我做听众就好了。」欧阳晓虹就是这么轻轻地微一微笑,就将
尴尬局面带了过去。她了解每一个人心中都会有一把尺,她自己就是喜欢做保护
者的角色,而强过头的于捷想找一个比自己强的人来依靠又有什么问题呢?

  「有些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可以这么圆滑,这么善解人意,这么的识大体
…男人都喜欢像你这类型的,不会太软弱也不会太坚强,一切就是这么的刚刚好,
如果我有你一半的柔顺,或许我就不必经历这么多失败了。」于捷老实不客气地
开始自己说了起来。

  「幸亏我的生命中有你跟简丫头这两个混蛋,让我的生命里添加了色彩,不
再寂寞孤独…在别人面前我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才,但在你们两个鬼灵精眼中
我却是一只「母豹子」,一个脾气暴躁个性霸道的好闺蜜好朋友,谢谢你们两个
混蛋一直的陪伴。」说完后,于捷就举起酒杯,说道:「来!为我们三个混蛋的
孽缘干杯!」

  欧阳晓虹也举起酒杯与于捷碰了碰杯,苦笑道:「这算是那门子的赞美啊,
哈哈哈…来,为我们混蛋的孽缘干…啊!学姐你怎么哭了?」看着晶莹剔透的眼
泪,悄悄地从于捷略带忧郁的蓝色美瞳流出,慢慢地划过她那美丽不可方物的脸#p#分页标题#e#
庞,让本来就带有强烈野性美的于捷,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可怜!

  「学姐,你喝醉了!不要再喝了…」欧阳晓虹话还没说完,于捷已经将手中
杯里的苦酒一干而尽!

  「喝醉?能喝醉是件好事,最怕是喝也喝不醉的那种滋味…到了那时候,酒
是哭的,喝入愁肠里会化成让人肝肠寸断的孤单、让人如坐针毡的寂寞…」当酒
杯里的苦酒喝完,于捷又开始自顾自的倾诉自己心中,那不为人知莫名其妙的痛
苦!

  欧阳知道现在的于捷是喝醉了,就因为喝醉了才才会说醉话,也只有醉话是
最真情流露的。

  看着那代表着心酸代表着无奈的泪水不断地从于捷的眼里涌出,将她化的眼
影以及粉底妆都哭花了,也将她野性气质哭没了…

  欧阳晓虹并没有阻止她的哭泣,也没说什么安慰人的正能量语录,就是将自
己不算宽广的肩膀借给于捷尽情地哭个痛快!因为她明白这个骨节眼上一个肩膀
远胜千言万语,真情流露的眼泪是宣泄内心苦闷最好的良药!

  「包括我现在分居的三个丈夫,或者…呜呜…是牛郎店里的牛郎还是…呜呜
…那些一夜情的炮友…没有一个、一个也没有把我当女人看待…我知道是我自己
太强势了,我也尝试过改变自己…但我就是做不到啊!欧阳大姐头,我是不是很
失败啊?」于捷依靠着欧阳晓虹的肩膀,一边大哭一边说着醉话。

  这模样的于捷是欧阳晓虹前所未见过的。

  强势的「母豹子」形象完全沾不上边,反而像一只受伤的小野猫,显露出平
日见不着的柔情依偎在欧阳晓虹寻求着安慰。

  也许是酒醉的关系又或者是对闺蜜的优惠,于捷才会显露出来她内心深处的
那一丁点柔情。

  对于此时此刻站在擂台上那个欠扁的健身教练- 老犹,「母豹子」于捷是火
力全开地海扁着这个敢在自己面前卖弄的男人!

  晓虹会说擂台上的老犹今天倒大霉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欧阳晓虹知道于捷
最讨厌最恶心的,就是那种没有什么实力却又很爱自吹自擂的男人!这是于捷用
三段婚姻失败来坚持的底线,是她的逆鳞!

  老犹既然敢触碰于捷不可侵犯的逆鳞,就必须为他的狂言付出代价!

  擂台上「母豹子」踏出特别的战斗舞步,像蝴蝶飞舞般闪躲老犹的反击,像
蜜蜂针刺般暴打着欠扁的老犹!于捷在老犹一次攻击落空之际,眼露凶光地朝老
犹面门祭出一记重重地的右直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