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老师的耻悦

                                实习老师的耻悦

 

            作者:烈烈风中

 

      班上零零落落没好气的声音附合著老师的带领,这是一堂英文课,而站在台前的则是这个学校的实习英文女老师。年轻的实习老师,及肩的褐色短直发,小小的脸长的算是可爱型的,上围以目测来说似乎不大,然而从上半身连接到下半身的腰间曲线算得上是相当的有魅力,而真正能展现女人味的部分则是不算修长但是匀称的双腿,以及略嫌丰满并且微微上翘的臀部,在黑色的短裙之下,一波一波的起伏。

“喂喂喂..老师你今天穿短裙耶”

'呵呵..老师该不会要去约会吧,原来老师你也挺闷骚的嘛”

实习老师的目光随著声音的源头扫过,立刻喊出声来

“新良、东明你门两个放学之後给我留下来课後辅导!!!!!!”

看得出来虽然脸蛋很可爱,但是个性却是相当的强悍与直率

“去~ 又是来这一套~有没有新的把戏阿”

新良摊摊手,东明无奈的笑了笑,然而两人的脸上都挂著一附不怀好意的神情

 

下午放学时间,夕阳的光线照入教室中,电风扇在头上转阿转的。教室里面空汤汤的课桌椅,只剩下三个人,分别是第一排监督两位学生的实习老师,以及新良及东城。学校今天最後的一个钟声响起,学校的警卫开始巡逻教室并且将教室一间间上锁。

“喔喔~~~小老师,你还在辅导学生阿”警卫巡到了三人所在的教室

“是阿~~学生真的很伤脑筋,那就照往常一样,我门自己锁门好妈?”

“喔喔~好~那就麻烦你了~~~”

警卫点了一下头之後,就走下了楼梯,继续巡视校园。

“老师⋯⋯.那⋯我门可以开始了吧⋯..呵呵⋯ ”

新良与东明不怀好意的从原本的椅子上站起来,慢慢一步步的走向实习老师。实习老师脸看著她们,原本严厉的眼神,像是在渴求什么般,突然间多了一份羞涩。

“老师阿⋯..那你要自己来还是我门帮你弄?”新良坐在老师的桌上以轻佻的眼神看著实习老师。

“偶尔让可爱的学生来帮忙你似乎也不错吧⋯呵呵”东明在一旁搭腔

“不了⋯.我自己来吧”

於是实习老师开始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退去,首先是上身的粉红色衬衫以及下身的黑色短裙,解开後里面的是一套深紫色的蕾丝内衣。

“酷~~~老师也在期待今天的来临妈?刻意选择了好色的内衣,阿?是这样的妈?老师阿?”

实习老师别过头去似乎不想承认这件事实,但是却又被什么牵制而不得不承认

“好啦~~老师你也别浪费时间在剩下的坚持了,反正你也想好好的爽一下吧,快把自己剥光光吧”

“⋯..”

老师不做声,面带恐惧的对著他的两名学生,彷佛立场对调过来似的,现在跪在两位学生面前一丝不挂的实习老师,反而成了学生的姿态。

“那⋯今天就玩这个” 

新良与东明从书包中拿出一个大纸袋,里面是童军绳,各种不同大小的串珠,细细的胶管,以及500ml的针筒

“你还在干麻?这是面对主人该有的姿势妈?”

新良手上拿著童军绳往实习老师的脸上用力甩了一下

“对⋯对不起!!!!!”

实习老师也不闪躲,脸就这么被刮了一鞭子

带著像是知错的小孩似的眼神以及羞赧的表情,实习老师往後一躺,自己用手将自己的雪白双腿慢慢的搬向脑袋,直到脚踝可以挂在脖子後为止,老师的身体似乎很柔软,这样的姿势使得老师的耻部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外,然而实习老师此时闭上了眼睛,皱起了眉头,似乎不想面对这事实,却又不得不被两个年纪尚清的小朋友胁迫,似乎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当两只脚都挂好之後,实习老师自己将双手往背後放,手掌贴著雪白的屁股。整个人呈现一个L型,屁股伸向天花板,淡淡粉色的菊花对著天空绽放,配合者老师羞怯的呼吸一开一阖,然而合一般人最大的不同是,实习老师的屁眼周围长了一圈褐色的长毛,而且这一圈毛的长度似乎异於常人,足足有10~15公分左右,如果不仔细理开的话,看起来就像是一搓小小的狗尾。新良跟东明走近老师,新良用手上的绳索将老师的手脚固定,老师彷佛变成一尊人肉瓢子

“拜托你门⋯..不要看阿⋯⋯”

“老师的屁门还是这么的香阿⋯呵呵 真是好味道,连毛都长的特别长,不愧是老师阿”

东明将头凑近老师的双股间,用手顺了顺老师的屁眼毛,突然间一转手

就拽下一搓来

“恩恩阿阿阿阿阿阿阿~~~~~~~~~不要阿阿阿阿”

“老师这可是你最喜欢的游戏喔,呵呵,今天算是特例,先给你点甜头尝尝吧” 

东明的这一举动彷佛搔到了老师的痒处,老师不断的扭动著屁股似乎是想挣扎并且闪躲东明的手指,但是无奈这样一个人肉瓢子的姿势,老师完完全全是动弹不得,只能任东明拔弄屁毛。老师的眼神越来越模糊,眼泪都快要掉下来四的

“不要~~~不要拉~~~恩阿~~~~~~不要拔阿~~~恩阿恩阿~~~不要拔拉~~~~~~~~~~~恩阿阿阿阿”

老师的声音颤抖著哀求,但是拔毛带给老师的,在疼痛背後似乎还有一曾奇妙的快感。

“呵呵,老师真可爱,是太舒服了是妈?等等还有更舒服的喔,不过在这之前,请你要先为我门服务一下喔”

新良在一旁,下半身赤裸,露出了他尚未发育完全,还躲在包皮里面的阳具。新良一屁股就跨坐在老师的脸上,将肛门对著老师的脸

“老师阿,只有自己爽是不可以的喔,如果你好好舔的话,等等给你甜头吃阿,乖阿,顺带一题可能会有点怪味道,因为我中午有点吃坏肚子阿哈哈,希望老师您就别介意了”

“不⋯不要阿⋯⋯⋯..呜恩恩恩恩恩呜恩恩恩恩”

老师的脸被强迫的埋入了新良的屁眼中,混著男人的汗酸味道以及排泄物的异味,但是老师始终紧闭著嘴巴不肯张开。

“老师,张开嘴,伸出舌头,这样简单事都做不到是妈?”

新良坐在老师脸上,手用力的拍在老师的白屁股上

啪!!!!!!!!!!!!

教室内充满了清脆的回音

啪!!!!!!啪!!!!!!

“呜恩恩恩恩恩”

老师拼命的摇著头抗拒,新良又连续巴了老师屁股两掌

“老师还是不肯张开嘴阿?其实老师很喜欢被打屁股吧阿?那好,阿明阿,帮老师洗屁股!!!”

“不要,不要洗屁股~~~~~~~拜托不要~~~~~~~”

老师哀求著,东明默默的开始组装细塑胶管,以及一个像是海绵的塞头

“拜托⋯⋯..不要⋯..不要⋯⋯⋯我舔拉,我舔就是了,不要洗屁股⋯.不要”

老师胁迫於新良的体罚之下被迫的张开嘴巴,伸出了舌头,屈辱的在自己的学生的排泄器官上面游移,接受了新良所有的污秽,老师在此时流下了屈辱的眼泪,但是身体的反应却完完全全的相反,老师的奶头越来越肿大,而且黑色的花园也渐渐的被露水沾湿

“哈哈哈哈哈,老师真是个好孩子,不但喜欢自己的屁眼被人家玩弄,也喜欢帮别人服务阿,真是个好老师,老师记得要清理乾净阿”

“根本就是个变态嘛~呵哈哈哈哈哈,看在变态老师这么听话的份上,要给你甜头罗~”

东明将跳蛋一颗一颗的慢慢的塞入老师的肛门里面,老师扭动的身子想挣扎,但是无奈整个头被自己学生的屁股给压制住,但是老师还是尽力的挣扎

“想干麻!!想反抗妈?给你甜头你不要阿?阿?”

屁股坐在老师脸上的新良用手用力的拧了老师的奶头,老师被突如而来的刺激电击到了一般,整个身子扭的更大力了

“唉,这变态婊子真的很不听话阿,可能要给他点苦头尝尝吧”

“那还是要洗屁股罗?”

新良点了头

 

 

实习老师的耻悦 2

 

 

新良的鸡八早就因为老师的小巧的舌头在自己的排泄器官上游走而挺立,新良继续把肛门在老师的脸上磨蹭了几下之後,整个人往後坐了下来,然後把老师的脸扳向向自己的黝黑的阳具

 

“小老师阿,看来今天又要帮你洗屁股了喔,不过阿,看你平常常在打骂学生,想必你的嘴巴大概也不怎乾净吧,我想今天顺便用的我小兄弟帮你洗一洗好了”

 

新良一边说著一边将自己的鸡八塞到老师的小嘴里面,新良的家伙虽然包皮尚未褪去,但是尺寸却也不小,简直就像一只折起的短伞,这样的鸡八一下的插进老师的嘴里,滑过舌头,直顶咽喉,老师只觉得一股呕吐感从食道传来。而包茎的鸡八更因为不易清洗而带有一股特殊的异味,这样的味道和老师舌头上残留的排泄器官的味道混合,直让老师吃不消,这样的一根粗状的树根塞住了老师的口腔,老师无法用嘴巴呼吸,只好用鼻子一吸一吐,但也因为这样使得整个气味散布在老师的鼻腔中,刺激更是强烈,老师直想闪避,但是新良的手紧紧将老师的脸贴在自己的跨下,使得嘴巴无法离开,老师想用舌头将这执拗的树根推开,但是这么一推反而让新良更是振奋,开始将自己的鸡八在老师的口腔中往覆来回,老师只能无力的感觉树根在自己的嘴中渐渐的涨大

 

“呜恩⋯⋯⋯⋯..咳咳呜呜恩恩恩恩恩恩恩恩!!!!!!!!!!”

 

“兹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屋乌兹兹”

 

随著老师肚子里面发出的异样的震动的声音,老师又再度大力的扭动自己的身躯。早先东明放在自己的屁眼里面的那些跳蛋突然全部开始动作,刺激著老师的肠璧,像是一小群欲破卵而出的幼小鲨鱼一般,他们在老师的屁眼中跳动,旋转,契咬著老师的直肠。

 

“呜呜⋯.呜咳呜恩恩恩~~~~!!!!!(不行阿⋯⋯快⋯快拿出来!!!!拿出来阿!!!!)”

 

老师发出哀求的声音,但是因为嘴巴里的大阳具,却连话都说不清楚,基於下意识的反应,老师开始用力推挤收缩他的直肠,使得这些淫毒的种子被推往老师肮脏不洁的出口,每当这些调皮的小恶魔通过老师的屁眼时,那沾染了肠液的表面摩擦著肛门以及马达绵密的震动,都带给老师的屁眼一波波致命的排泄快感,彷佛产下了堵塞的乾硬宿便那样的倒错的愉悦

 

(⋯..一颗⋯⋯恩..恩阿,二⋯..二颗⋯⋯,三⋯阿~~不行了⋯三颗、四⋯..四颗、五颗⋯⋯恩阿..)#p#分页标题#e#

 

老师每产出一颗跳蛋,都在心中默数,产下了第五颗之後,所有的快感在老师的直肠内堆积,使得矗立在微微隆起的双乳上的两粒奶头以及隐藏在湿漉黑丛中的阴蒂昂然而立。

 

“差不多罗⋯.可爱又变态的小老师,该是让我把你不听话的屁股洗乾净的时候罗~~~~~~”

 

东明说著说著将剩下的一颗跳蛋瞬间从老师的屁眼中拉出,引起老师的身体一阵筋挛,在东明拉出的瞬间,小老师的屁眼发出很大的”波”的一声,引起两个学生大笑。

 

“哼哈哈哈哈哈,原来老师你还会用屁眼说话阿,是不是因为上下的洞都被塞的很舒服所以想用屁眼道谢阿?”

 

“呜恩恩恩~~~~!!!(才⋯..才没有这回事!!!)”

 

新良一边用淫秽的话污辱老师,一边粗暴的用他的鸡八进进出出老师的小嘴,老师清秀的脸上早已被口水跟泪水布满,舌头想说话却也被丑陋的树根堵著,现在的老师全身被紧缚,而且在经过跳蛋攻击之後,连扭动身体挣扎的力量都没了,只能闭起眼睛带著眼泪含著新良的鸡八,静静的等待学生把洗屁股的工具塞入自己体内,只希望早点结束这一次的肛虐。

 

“小老师,今天用的是高级货,你最喜欢的浣肠液喔,有没有很兴奋阿,光听到你就可以爽很久了吧? 呵呵”

 

东明将拔出的跳蛋毫不留情的塞入了老师的女阴内,并且将开关开到最大,之後便著手混合两种不同的液体。

 

“呜恩!”

 

身体里面的跳蛋毫不留情的攻击著老师湿暖的阴道,老师已经放弃了挣扎,渐渐的感受著跳蛋刺激阴道产生的酥麻快感,除了快感之外,听到东明的话之後身体又萌生一股凉意。

 

(⋯.浣......肠⋯.液..?)

 

这几个字勾起了老师的回忆,那是一种特殊的直肠刺激药品,以一定比例混合著甘油後,全部灌进直肠中,这种浣肠液的作用可以使得直肠的敏感度大幅提升,并且在长期使用後会使得肛门对於摩擦等刺激越来越敏感,可以说是一种肛门的毒品。老师一想到自己的屁眼就是在这样的药品底下渐渐的食髓知味而成为了肛虐的爱好者,老师的心底不知怎著浮现了”贱货”、”变态”、”疑女”等等的字句加诸在自己的身体上,而在这些字词的背後除了羞耻之外,却也有一点滑溜的畅快隐藏在这样的形容之下,老师自己也知道,当东明或是新良用猥琐的眼神以及粗俗的话语来形容自己的时候,自己的下体分泌出来的体液是不会骗人的,但是不能丧失的,是自己的羞耻心。

 

(不可以⋯.不可以在这样被快感这样支配下去了,在这样下去⋯.会逃不掉了⋯.)

 

老师暗自对自己在心中说著,虽然像是下了决心的样子,但是紧紧被绑住的身体布满了汗水,展露出的淫靡油亮光辉却让老师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想逃跑的样子。

 

“来吧⋯.老师,张开你的屁洞吧,要喂你喝你最爱的汤头喔~~~~~今天可是为你调配的新口味~~~哼哼哼”

“恩恩恩~~~~~~~~~~

 

上面附有海绵小塞子的塑胶管被慢慢的塞入了老师两瓣屁股中间的开口,管子像是阴湿的蛇一般,从老师的屁门慢慢往肠子里面滑动,老师紧紧的闭锁著双眉忍耐著,额头上不禁流下忍耐的汗水。而东明确认管子固定好之後,便开始将浣肠液慢慢的用针筒注进塑胶管子的另一头中,浣肠液就这样悄悄滑进了老师的体内

  老师的屁股内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异样感,这是一开始浣肠液进入肠道内所产生的不适,这是老师之前就领教过的,但是这样的冰冷感却开始伴随著一股灼热感的产生,好像整个直肠都要烧起来似的,从屁股直往上爬,像是一只执拗的带刺爬虫类在肠道里面快速的移动,爬过的地方让老师又痛又痒又热,老师的身体开始紧缩挣扎,想要挣脱这种感觉,无奈出口被塞子堵住,肚子里的液体只能在肠子里面打转找不到出口,直到侵略了整个下腹部。像是烧起来似的,老师冷汗直流,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咕噜的叫,浣肠液在老师的肚子里面翻滚,调皮的捉弄著老师的内脏,彷佛千万只蚂蚁爬行般,带给老师莫大的痛苦,但是这样的刺激加诸在老师的直肠里面时候却也带给老师如同升天一般的快乐,在这两种极端的感受之下,老师拼了命的扭动身子,收缩自己的屁股,期待将这些感觉一口气从污秽的出口排出,但是塑胶管上的塞子却顽固的固守老师的屁股,不让任何东西通过。

 

“快⋯⋯⋯快让我⋯⋯让我出来吧~~~好难过阿~~~~~~~~~~”

 

老师将新良的鸡八吐出来,一边大声的哀求一边用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摸索,期待能抓到这跟塑胶管,并且拔出来,但是塑胶管有东明一手握著,根本就不会让老师碰到,东明甚至将管子在老师的手边晃阿晃的,一等老师的手过来就拿开作弄著老师。

 

“呵呵⋯看来老师很喜欢这新味道呢,瞧你爽的,但是谁准你把我的鸡八吐出来的阿阿阿阿阿阿?!!!!!!!看来你这婊子真的很需要一点教训是吧⋯..”

 

啪!! 啪!!

新良大声的责骂著老师,并且一起手就是对著老师的削白大屁股呼了两巴掌

 

“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在这样两巴掌加上浣肠的官能刺激之下,老师似乎已经无法分辨是非善恶,只像是个做错事情被责骂的小孩一样,满脸沾满了口水跟泪水以及鸡八的分泌物,拼了命的道歉

 

“你这贱货,你要不要承认自己是贱货,说!!快!!在不说有你受的”

 

新良作势要再把八掌呼下去

 

“我⋯..我是贱货~~~~~我是贱货阿阿阿~~~~~~~~~~

 

“贱货想干麻?”

 

“贱货的屁眼想要解放~~~~~~

 

“干,拉屎就拉屎,还讲的这么好听,解放? 说,贱货想拉屎”

 

“贱..贱货想要拉屎~~好想拉好想拉好想拉阿阿阿 ,我要拉屎阿!!!!!!!!!”

 

老师已经不顾形象,开始疯狂的大喊,似乎连最後一点理智都断了线

 

 

“好吧,看再你颇有诚意的份上,就让你出来吧,不过像你这种肛虐变态不配使用厕所,你只能拉在自己裤子上,喝哈哈哈哈”

 

"....恩.....阿?"

老师淌著口水呆呆的望著新良,然而东明开始将老师的紫色性感内裤以及窄裙套回老师身上。